维珍妮中期盈利飙涨3倍 越南扩产稳步推进 利润贡献已超深圳工厂

维珍妮越南扩产

2017年通过减少对单一客户的依赖和促进新订单增长,香港贴身内衣及运动产品制造商维珍妮国际(控股)有限公司(2199.HK)上半财年的业绩猛烈反弹,净利润更同比扩大3.1倍,比本月初盈喜预计的2.5倍更为强劲。

维珍妮创始人、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洪游奕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经过上财年最大客户——隶属于L Brands Inc. (NYSE:LB) 的Victoria’s Secret 维多利亚的秘密削减订单后,管理层已经意识到当时反应太慢,并及时调整、扩大客户基础以分散风险。过去一年集团增加了数个世界知名综合性品牌新客户,整体订单得到30%的增长,而且集团对未来继续增长有信心。

上半财年维珍妮收入按年上涨30.9%至28.135亿港元,Victoria’s Secret 维多利亚的秘密的订单仍然占集团收入超过三成,维持最近几年的占比。

最大业务胸围和贴身内衣收入同比增加34.6%至22.827亿港元,占集团收入81.1%,高速增长主要受益于部分品牌合作伙伴订单稳步回升、新品牌对维珍妮产品需求强劲以及运动胸围销量继续录得不俗增速。胸杯和模压产品收入为2.72亿港元,基本持平于去年同期,占比为9.7%。功能性运动类产品收入大增41.8%至2.587亿港元,占比为9.2%。

集团特别提到其革新无缝技术得到主要运动品牌合作伙伴的认同,正应用在运动服上,因此运动服装产品的订单增长可观,但该类别目前只占集团收入的2.6%,洪游奕称希望在两年内将该类别的贡献提高到10%。

截至9月30日,维珍妮的越南首两间工厂共有1.7万名员工,而兼顾生产具附加值的高技术需求产品和研发的深圳工厂员工总数为1.6万。洪游奕更透露越南两厂的销量已经接近深圳工厂的2/3,所创造的利润更超越了深圳工厂,而且还会有提升的空间。

集团首席财务官姚嘉骏解释越南员工流失率和劳动成本都比中国低,而由于厂房坐落在海防市的越南新加坡工业园内,有15年税务优惠。

现在越南的第三、第四厂房都已在建,预计明年投产和试产。而第一厂房预计在截至2018年3月的本财年底可达到4,000万件的预设产能,已经在2017年5月投产的第二厂房主要用于生产胸杯产品,为首间厂房生产胸围和贴身内衣之用,而且该厂房将取代深圳工厂。第三厂房集中生产胸围、贴身内衣和功能性运动服装,年产量约3,000万件,第四厂房定位为“运动城”,以生产功能性运动服装产品为主。

上半财年维珍妮的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2,324.4万港元倍增至9,561.5万港元。董事会决定派发每股2.5港仙的中期股息,派息率为32%,符合集团派息率高于30%的既定政策,而去年同期无派息,姚嘉骏指出这是因为去年集团刚上市,而且业绩不佳。

维珍妮(2199.HK)30日周四收报7.57港元,全天微跌0.13%,2017年迄今为止该股累计上升了17.7%。

Target塔吉特上调四季度预期

TARGET

2018年1月10日:亚马逊收购塔吉特?

在同行捷报频传之时,美国折扣百货巨头Target Corp. (NYSE:TGT) 塔吉特亦未让投资者失望,受客流量上升以及25%的在线销售增长刺激,公司假日季同店销售录得3.4%的大涨,录得2012年以来最好的假日季表现,远好于此前0-2%的预期。

TARGET

TARGET

受益强劲的前两个月销情,塔吉特将当前的四季度EPS预期有1.05-1.25美元上调至1.30-1.40美元,远好于Thomson Reuters I/B/E/S预期的1.22美元,销售增长预期有9%;预期全年EPS为4.64 4.74美元,此前预期为4.40-4.60.美元。 另外公司亦发布了2018财年5.15-5.45美元的每股受益预期。

投资者对塔吉特的表现亦给出积极回应,该公司股价周二盘前大涨6%。

塔吉特表示,公司线上线下融合策略进一步成功,假日季在线销售70%的订单由实体店履行,该公司此前刚刚还以5.5亿美元收购快递业初创企业Shipt, Inc.,2018年初公司一半的在线业务将可能实现当日达,2018年假日季将覆盖公司多数门店和全部主要市场。合作之初,当日达服务主要覆盖杂货、家居、电子类别产品,2019年底逐步覆盖全类别。

塔吉特表示,预计全年同店销售有1%的增长。集团首席执行官Brian Cornell 表示,假日季表现反映了公司全年战略奏效,门店已经不仅仅是门店,而是成为公司整个物流运用的中心,未来公司继续投资团队和在线,同时会扩张小型门店,增加30间小店,同时将门店改造数量扩大三倍至325间。

 

 

塔吉特将于3月6日发布全年业绩。

Target

Target

亚洲最大服装零售商优衣库非洲建立生产基地

优衣库 优衣库 柳井正

2017年12月27日:亚洲最大服装零售商Fast Retailing Co. Ltd. (9983.T) (6288.HK) 迅销集团首席执行官Tadashi Yanai柳井正表示,该集团将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建立生产基地,以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
据日经新闻报道,迅销旗下旗舰品牌Uniqlo 优衣库计划最早于2018年启动衬衫等服装的试生产,如果能够稳定生产低价高质的产品,埃塞俄比亚将成为对欧美市场的出口基地。

优衣库CEO柳井正

优衣库CEO柳井正

埃塞俄比亚目前并未引入最低工资制度,在非洲国家中人工成本亦属于较低水平。除降低成本外,非洲生产亦有利于日本服装品牌供应欧美市场的速度,埃塞俄比亚距离欧美较近,且该国出口美国的服装无需纳税,而中国出口美国的服饰产品最高则需缴纳近40%的关税。

早在2013年,Uniqlo 优衣库竞争对手H&M Hennes & Mauritz AB(HM-b.ST) 海恩斯莫里斯集团就将生产成本低廉的非洲纳入其庞大供应网络的计划。另外中国亦有企业在此建立工厂,此前以色列男装集团Bagir Group Ltd. (BAGR.L) 亦表示会借助其中资控股股东山东如意集团的资源,扩大集团在埃塞俄比亚制造基地的西服裤装生产,并建立起夹克产品的生产。

作为曾经和现在的全球服装业制造中心,中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已经长期困扰服装行业的巨头们,包括Uniqlo 优衣库、Gap 盖璞、H&M、Primark 已经开始将供应链部分转移至孟加拉国、柬埔寨等更低成本的国家,并直接引发了2013年4月底死亡超过1000人、令全球震惊的达卡制衣厂大楼倒塌惨案。随后,日本服装巨头在当地设立了Grameen Uniqlo ,以较低的售价回报当地社会。

自2015年以来,伴随着智能手机革命,全球消费者对服装的消费比例开始下降,大众市场亦不得不面临激烈的竞争和价格战。

迅销曾在2015年为优衣库提价,试图通过这一策略提高集团的销售以实现2020年5万亿日元目标。不过,现实给予前日本首富柳井正残酷一击,68岁的日本人不但自此失去日本首富桂冠,其一手创立的亚洲服装巨头在2016财年净利润暴跌56.3%。

经历2016财年的滑铁卢之后,迅销亦快速反应,在当年即决定下调价格,不过,其深渊影响是令消费者对该公司的产品质量是否因价格下调而随之变差的质疑。2017财年,Uniqlo 优衣库日本客流量经历7年来首次可比增长,但客单价则自2011年以来再次出现下滑1.9%。

非洲制造的消息披露后,社交媒体上不少网友在相关新闻之下对日本品牌目前的质量提出质疑。

包括Uniqlo 优衣库在内的“日本品牌”在中国消费者心目中一直有质量上的良好商誉,不过,今年以来,大量的日本知名企业造假丑闻被曝光,对日本品牌造成了严重影响,其中更有与Uniqlo 优衣库亲密合作的纤维巨头Toray Industries, Inc. (3402.Tokyo) 东丽株式会社,尽管后者称,公司的造假不涉及迅销。

试水非洲制造另一好处将有利于日本集团在美国和欧洲的扩张。

在日本市场扩张几乎接近停滞的情况,迅销目前严重依赖中国市场。截至2017年8月31日,大中华区设有645间Uniqlo 优衣库门店,占品牌国际门店总数的六成。此前,迅销集团已经逐渐把扩张重点重新转向欧洲市场。

迅销此前表示,未来三年内,Uniqlo 优衣库会把欧洲门店数量增加至100间,即扩大一倍的规模,品牌不仅将进军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新市场,也会加速对法国、英国、德国和俄罗斯等5个既有市场的渗透,期望实体扩张的同时可助长在线销售。

在不断调整门店组合的过程中,美国的Uniqlo 优衣库门店数量在截至8月31日为44间门店。至于2016年才进驻的加拿大市场则表现亮眼。

在筹备多年后,Uniqlo 优衣库的印度计划亦姗姗来迟,由于将采用直营策略,根据印度FDI策略,日本服装巨头的印度采购份额必须达到30%。

面对全球化策略,迅销必须采用目前Zara模式的全球供应链模式或者加快从设计到生产的流转。今年该公司发布数码化计划,其核心即是加快供应链速度,尽管柳井正一直号称从消费端需求出发,但实际运营落地,最终考验的还是供应链速度。

在过去一年刚刚恢复的情况,柳井正提出的第三次退休计划可能也将泡汤。

10月份对日经新闻表示将在2019年70岁时退休的柳井正上周接受该媒体专访时又出尔反尔,表示此前的说法只是“想退休”,但目前看来,很难找到合适的接班人。他表示,接班人人选会从内部宣布,不会外部空降,但他亦承认,日本人并不擅长团队作战。